原创匈奴戕害汉使,鱼肉平民,陈汤: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

来源:admin日期:2020/06/22 浏览:171

原标题:匈奴戕害汉使,鱼肉平民,陈汤: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

作者:吾方特邀作者九鱼亭

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这句话可谓是家喻户晓,频繁出现在影视剧中,也频繁被人们引用。这句话出自西汉大将陈汤之口,入侵汉朝的便是匈奴的郅支单于,而郅支单于末了落得个尸首两分。陈汤借助这次战役,终结了汉匈百余年的搏斗状态,为大汉王朝立下举世奇功。

一、郅支单于惹是生非,提衅汉朝

汉宣帝时期,匈奴内部割据,破碎出五个单于,呼韩邪单于、郅支单于是其中两支,他们都将儿子送到汉朝做人质,以示友益。与此同时,呼韩邪单于因实力相对松柔,就亲自赶奔长安,觐见汉朝皇帝,外示屈从。

行为那时国力最强的汉朝,自然是欣然批准,就在呼韩邪单于不在的这段时间,郅支单于最先对外膨胀,向西进攻呼偈、坚昆、丁令,兼并了这三国。郅支单于就是个不守纪的主,原本他也有归附汉朝的思想,望到呼韩邪单于受到了汉朝优遇,竟心生忌恨。

倘若郅支单于真的有归附之心,那干脆直接屈从,只要屈从,那么汉朝自然会给予协助,何必在旁顾影自怜,吾们由此可见,郅支单于只是个投机分子,他只想获取更大的益处。

伸开全文

公元前45年,郅支单于派使者往索要他的儿子,并外示期待倚赖于汉朝,这是郅支单于的缓兵之计,原形上,圆滑郅支单于已经生出了叛变的思想。汉元帝刘奭是个没啥主见的皇帝,这栽题目他也不清新如何是益,因此必要公卿大臣商议此事。

大众数人的偏见是批准将其儿子璧还,只是有人说必要派使者全程陪同,有人说只必要送到的边塞就能够了。

史料记载“吉上书言:“中国与夷狄有说相符不绝之义,今既养全其子十年,德泽甚厚,空绝而不送,近从塞还,示舍捐不畜,使无乡从之心,舍前恩,立后仇,未便。”

为了表现汉朝的仁德,得出的结论则是派谷吉行为使者,送其回国。只不过通过千山万水,到了匈奴的领地,郅支单于竟然杀失踪了汉朝使者,在汉武帝期间,倘若有汉使被杀,汉朝一定派兵挞伐,直到覆灭敌人造止。

郅支单于畏惧汉朝军队,就逃到了更远的康居国,康居国国王对其毕恭毕敬,郅支单于则极其傲慢,不光杀失踪了康居国皇室成员数百人,还征调大量民力为其修造一座单于城。

二、陈汤矫诏出征

郅支单于的傲慢行为激怒了汉朝,但汉元帝不是个什么强势君主,因此不息也异国派兵挞伐。陈汤时任西域副校尉,他认定郅支单于已经无法限制,戕害汉使、鱼肉邻国,倘若不派兵挞伐,不免成为西域一大灾难。

奈何陈汤不是军队一把手,他只是个副手,他的顶头上司是甘延寿,陈汤提出即刻兴师,而甘延寿想要先向朝廷打通知,等朝廷批准后再兴师。陈汤深知朝廷商议题目的效果不高,倘若要等朝廷回复,那推想要等到猴年马月,于是陈汤做了一个不要命的决定,那就是矫诏兴师。

伪传圣旨,欺君大罪,忤反犯上,工程案例这就意味着这场搏斗必须胜利,倘若战败,陈汤、甘延寿的项上人头一定不保。陈汤矫诏兴师,是其擅自决定,异国征求甘延寿的批准,甘延寿得知此事,刚要不准,陈汤大声呵斥:“大军已经齐集,你幼子要损坏大事吗?”

甘延寿只益委弯求全,这领导做得也有些忧郁闷,自然了,为了外明态度,甘延寿、陈汤说相符给朝廷上书,表清新兴师的理由,并为此请罪。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,这句话是没错,但陈汤等人必要承担重大的风险,此战非胜不走。

三、陈汤大破单于城,立下举世战功

汉军共计四万余人,分两路兴师康居国,挞伐郅支单于,陈汤、甘延寿各带一起人马,甘延寿在半路遇到攻击大量粮草辎重被抢,陈汤马上回援,不光夺回了粮草,还杀敌四百六十人。

兴师不幸的情况被陈汤逐一化解,这支千里而来、风尘仆仆的汉军终于到了单于城下。第镇日,在距离敌城六十里处扎营,并安排斥候打探情报,第二天距离敌城三十里处扎营。郅支单于勇敢了,他派人往咨询汉军来的因为。

这还有什么可问的,对方派数万大军前来,难道是找你喝茶,这只有一个主意那就是干仗。自然了陈汤这儿也是要唐塞一下的,跟对方说:“吾们清新郅支单于打算归附汉朝,吾们是受命来接单于往见吾们皇帝。”

那里有带数万大军来接人的?郅支单于凶猛恶悍,既然得知搏斗无法避免,决定迎战。汉军已经距离单于城三里,陈汤按兵不动,城上的匈奴兵在城上摇旗叫嚷,对汉军相等不屑,郅支单于派出百余名骑兵,发首了试探性进攻。

这百余人还没冲到汉军营地就失踪头要跑,原本陈汤已经陈列大量弓弩兵,森冷的弓箭一切瞄准了敌人,不久之后,汉军的弓弩开启了攻城战。盾牌兵在前,弓弩兵在后,分工清晰,整齐洁整,汉军的弓弩不光是单兵武器,其中还有许众重弩,力道极大,杀伤力极强,敌军被射得不敢露头。

郅支单于在城墙上修建了一道木板墙,企图招架汉军的弓弩,木头不是石头,很益解决,陈汤马上下令放火,城上的敌人被烧得哭爹喊娘。据守不是手段,城门被掀开,内里冲出几百骑兵,然而面对陈汤的弓箭,很快这些人便伤亡殆尽。

凶猛郅支单于眼都红了,他竟然把一切的女眷都拉上了城头,发给她们武器,郅支单于也亲自披挂上阵,女眷无法首到任何作用,而不幸的郅支单于被射中的了鼻子,流血不止,匈奴兵退到了内城。

汉军破城而入,直接冲入内城,杀失踪了一千众皇室成员,郅支单于本人也物化在乱军之中,汉军大胜。陈汤率兵奔袭数千里,击败匈奴,杀失踪郅支单于,传首长安,挽回大汉帝国的尊厉,对西域各国外清新坚硬立场,就是令众数汉人炎血沸腾、心潮澎湃的那句话:“明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”

参考原料:《汉书·卷七十》

0